狭小的空间内放满了供学生休息的双层铁床

2020-11-15 15:24

谁来给午托部一个“名分”

在八中南侧隔壁的一楼楼道口,三四家午托部都打出了自己的宣传标语。有的午托部还打出了“退休老教师”并且还“辅导作业”的招牌,招揽生意。中午时分,不少中学生都陆续走了进来。

“孩子中午放学很早,我们两口子工作忙,又不能老请假,你说怎么办?只能送到就近午托部去。可是午托部大多无牌无照,安全或食品等一旦出问题,你说找谁去?”昨日,一位小学生家长倒出了内心苦闷。实际上,家长们担心的不是孩子“无处可托”,而是遍布的午托部太多但无人监管、隐患重重,让他们很忧心,“到底谁来管管他们?”

据了解,午托部最早在郑州出现的时间是在1996年。然而,这么多年,作为一个已经被家长和社会逐步认可的新兴行业,午托却一直处于尴尬处境里。由于午托部涉及学生的用餐、休息、学习、监护等多个环节,因此,它的性质难以得到确定。

昨日下午,记者以创新街小学周边存在的午托部散乱问题,向管城区教体局进行咨询,一工作人员明确表示,午托部不归他们管理。而管城区其他部门也表示了对此没有明确说法。

无奈之下,他将孩子送进学校周边的午托部。而事实上,像何先生这般苦恼的学生家长不在少数,据他了解,儿子班里约60%的同学都选择了去午托部。在记者走访中,不少家长表示,由于路途遥远,工作繁忙,加上交通堵塞等因素,因此他们只得将孩子送进午托部。

管城区一小学附近的一家午托班内,狭小的空间内放满了供学生休息的双层铁床。

(郑州晚报记者 石闯/文 周甬/图)

“到底谁来给我们一个名分呢?”一名午托部负责人表示,他们也考虑到办理营业执照,然而,去教育部门咨询,教育部门称不属于业务范畴,去工商及卫生、消防等部门都不受理。“谁都可以管,谁都可以不管!”正是因为处于“监管盲区”,使得不少午托部遍地开花。

“不去了解也就算了,一了解真是给吓住了。”市民张先生有些感慨。昨日中午,记者来到郑州八中看到,学校两边都有午托部,只不过外面没有明显标识,不仔细找不容易发现。

一些午托部没有经过任何部门审批

“儿子上二年级,一般是上午11点多、下午4点多就放学了,我们没法天天接送。”市民何先生的儿子在管城区上学,而他在郑东新区上班,妻子则在北环上班,由于工作忙有时还要出差,因此,孩子的午饭及午休成了两口子的头疼事儿。

那么,面对众多中小学生及家长们的刚性需求,市区午托部的现状又如何呢?记者走访发现,在郑州市区各中小学的周围,几乎都遍布着午托部,有个别学校的周围就有10多个。他们多数藏身在学校附近的楼宇及小区里,以“家庭式午托部”居多。

这些午托部的收费标准大致统一,午托是每月400元,周托是1300元。记者在一些午托部内查看一遍发现,室内光线昏暗,拥挤不堪,连灭火器和逃生标识都没有。同时,也未发现墙壁上悬挂有营业执照、卫生许可证等任何证照。

“午托部的管理权限问题已经存在多年,牵涉到很多学生的安全,政府有关部门有责任尽快对这个行业进行规范和引导。”河南教育学院教授杨少伟表示,应对午托部设立准入制度,工商、教育、卫生、物价、消防等部门共同采取措施,使午托部时刻处于监管之中。

昨日上午,记者在创新街小学周围走访时发现,该校斜对面就有两三个午托部,都在墙壁上悬挂着醒目的招牌,而西侧不远处的博爱街上更是集聚了近10家午托部。记者发现,这些午托部一般都是由三室两厅改装而成,客厅摆满了座椅,让学生写作业兼顾用餐。

“一个午托部招收这么多学生,却没有食品加工许可证,也没有消防设施,室内的家电等设施老旧,卫生环境也差,空气很封闭,一旦出现问题怎么办?”家长李先生表示了担忧。

午托管孩子,谁来管午托

“家庭式午托部”藏身小区

每一间卧室内密密麻麻地摆满了床铺,还分上下层,走进去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。“一个狭小的房间里,居然能睡十四五个孩子?”记者很惊诧。午托部负责人则称:“我们管理得好,来的孩子就多!”“你的孩子要来就赶紧,要不就没有位置了!”

家长:一些午托部没有经过审批

另一个问题家长们也很担心:“这些午托部没有经过任何部门审批,一旦出现了人身伤害,老板跑路了,我们该找谁讨说法?”

“孩子的午饭”难住了家长

“怎么会没有证照呢,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?”面对记者疑问,一位午托部负责人称,“我都干了六七年了,没有人要求我们办证,也不知道找谁办证去。现在的午托部都是如此,不是我们不去办。你尽管放心,这么多年了,我们靠的就是负责任,口碑相传。”